浙江探路“农村金融自治”

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发展普惠金融。然而,长期以来,农村金融供给严重不足,贷款难、贷款贵限制了农民享受金融服务的权利。让普惠金融阳光真正照射农村是一道世界性难题。目前,一项被称作农村金融自治的新尝试,正在被引入浙江的许多农村,成为村民自治的一项新内容。通过金融自治,农民贷款只要找村长,无需挖空心思找行长;能否贷款,由村两委(村党支部委员会、村民委员会)商量公示,银行再审核发放,从而为普惠金融最大的服务群体——农民,获得了便捷、实惠的基础金融服务。农民贷款找村长自从挂上农村金融自治村的牌子,我们农民贷款就不找行长找村长了。浙江省台州市三门县涛头村村民杨天杰告诉记者,今年他围了30多亩塘搞养殖,但海水养殖的资金投入高,还好农行三门县支行给涛头村整体授信3500万元用于养殖业,他轻轻松松贷到了20万元。以前,别的金融机构的农户联保贷也就给个3万元至5万元,利息也高,现在农行的贷款不仅方便,利率还低了30%多,解了我的燃眉之急。杨天杰说。在长期服务三农的探索中,农行发现,农民贷款有五难:可贷农户难选、放贷额度难定、贷款用途难管、管理成本难降、银行风险难控。同时,农行也发现,村两委最适合成为农民与银行之间的桥梁。突出表现为村两委的五个最:最了解村民的人品和信用,最能管控农村的物权,最希望村民致富,最能及时识别农户贷款风险,最能协助银行化解农户贷款风险。从村两委的五最破题,2013年下半年,农行开始试点农村金融自治模式,最初只要村里找5位联保的村民,再由村两委审核、公示,农行审核通过,就可以从农行贷到10万元以内的小额贷款,办理流程非常简便。农行浙江省分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农村金融自治就是以客户自荐、担保自组、借款自助、用款自律、服务自助、守信自励等为抓手,发挥村两委组织的纽带作用,努力打造一个自给自足、自律高效、风险可控、信用递增的自治和谐农村金融生态环境。以"村两委"的"五最"作纽带,是破解农户贷款"五难"的最好着力点。农行浙江省分行行长冯建龙介绍说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农行浙江省分行开展了农村金融自治模式试点,目前已推广到全省205个行政村。截至9月底,这些自治村的贷款余额7.15亿元,惠及农户5858户,没有发生过一笔逾期。银行放贷有信心作为普惠金融突破口,农村金融自治不是作秀,需要真正让农民得实惠;而作为银行,做普惠不是救济,业务有效益、还贷有保障,才可持续。鱼与熊掌难题,拷问着普惠金融工作者的智慧。冯建龙告诉记者,农村金融自治,其核心是六自流程,即客户自荐,农户向村两委提出贷款需求,经村两委公开筛选出诚信农户向农行推荐;担保自组,农户提供村两委认可的保证人;借款自主,贷款经过农行审核签约后,农户在额度和期限内随时通过惠农通等渠道获得贷款;用款自律,村民对贷款进行自我管理、自我约束、自我监督,确保贷款用于合法生产经营和生活消费;服务自助,农民足不出村就可通过惠农通机具办理;守信自励,农行为每个村、每个农户提供的优先信用额度、利率优惠幅度等政策直接与各自的金融自治情况挂钩,促进诚信风气。信用值万金。农村金融自治将农户在村内的人品、信用、个人能力、家庭和睦等无形资产转化为可以融资的社会资本,让许多从未贷过款的农户,尤其是低收入农户实实在在地了解到了守信的真实作用。一户当老赖,全村不答应。台州临海市上盘西兰花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周荣仙说,他们村所有农户都种植西兰花,曾经有个年轻人借了银行15万元,可能到期无力偿还,这消息马上被邻居知道了。不用银行自己说,村里家家户户都盯着他,实在不行帮他垫钱也要还上。周荣仙说,因为一户人家的信用会影响到全村的信用等级,影响贷款额度和利率高低。农民最讲信用,一旦发生信贷风险,村集体也最容易介入。景宁县东坑镇深垟村是个少数民族山村,以毛竹、茶叶等为主。村支部书记孙伟平说,截至目前,这个村3年内所放的所有贷款,没有一笔发生逾期。即使发生逾期,农户的毛竹、茶叶等很容易在村内部流通变现,对银行来说基本不存在风险。不过,当前经济形势不好,担保链风险时有发生。也有人担心,以村民自治、农户联保为核心的农村金融自治,会不会重蹈覆辙?还有一些村级组织凝聚力不强,会不会造成金融权利的滥用,导致道德风险?这一创新模式的最初设计者、农行永康市支行行长吕晓东介绍说,农村金融自治从授信额度、试点村选择、服务农户等方面都做了详细的方案,以防范风险。在授信额度上,农村金融自治进行总量控制,每户一般不超过10万元。根据农户测算和一年多试点情况来看,这个额度符合永康经济发展水平和农民收入水平,农户都具备偿还能力,不会导致担保链风险,贷款能有效起到助农增收作用。对于金融自治试点村选择,注重村自治结构是否合法、完善,村两委的公信力和向心力是否强。此外,村民的人品和信用等信息都列入信用评估范畴。农村新风扑面来金融自治为农村带来一股新风。记者调查了解到,总体来说,金融自治方便了农户贷款,提升了社会诚信度,为农村带来多重杠杆效应。首先是打造全覆盖、多功能的农村基础金融服务体系。行政村是农民群众生活、生产、经营、交流等活动最为基础的小社会,通过推广农村金融自治模式,将行政村作为基础阵地,发挥村两委的纽带作用,以金穗惠农通自助服务平台为支撑重新构建全覆盖、多功能的农村基础金融服务体系,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消费、缴费、转账汇款等金融服务,真正打通农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,让农民足不出村就可享受现代金融服务。同时,金融自治的过程,对广大农村来说也是金融启蒙的过程。以前很多农民存款都是放在自家床下的鞋盒子里,霉掉或者老鼠啃了都不知道,更不要说为了发展主动去银行贷款。农行台州分行行长金跃强说。一笔贷款改变了一个村。在永康市龙山镇梅陇村村口的一家棋牌室,记者了解到,看着生意好不了,棋牌室已经改成了便利店。老板娘说,原先打牌的村民都变了个人。以前村里的大小棋牌室内麻将声声,闲着无事的村民聚集着打牌、搓麻将。现在所有的棋牌室一天到晚空空荡荡,大家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信用贷款,都忙着谋发展,游手好闲只会被全村人看不起。不过,农村金融自治在推行中也遇到一些困难。以永康为例,700多个村有500多个空心村,而农行的物理网点有18个,客户经理只有60多个,时间、交通、沟通的成本太高。要服务这么多乡村,是远远不够的。既要服务三农,又要商业化运作,专家认为,这需要进一步加大政策扶持力度,保护金融机构服务农村的积极性。

本消息为产业园区网用户上传并发布,如需删除,请发送邮件至mail@zhaoshang.net

获取政策资料
立即获取